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牟承晋:我国网络空间战略与策略IPv6是关键因素

      2018-8-26 17:5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89| 评论: 0

      摘要: 作者:牟承晋,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网络空间(Net Space),是陆海空天自然界在人类运动过程中发展变化的静态和动态现象的客观映射空间,是人类经济、政治、文化作用于陆海空天自然界的主观意识 ...
      作者:牟承晋,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主任


      网络空间(Net Space),是陆海空天自然界在人类运动过程中发展变化的静态和动态现象的客观映射空间,是人类经济、政治、文化作用于陆海空天自然界的主观意识的综合镜像空间,是融合交汇自然界客观映射与人类运动主观镜像的全新科学探索空间。全新科学探索空间的归宿,就是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前提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和平、和谐、安全生态。

      一 美国完成了因特网断网停服的准备

      因特网科学家们最伟大的贡献,是不断丰富了人类对网络空间的认识和理解,开拓了人类对网络空间科学探索的思路和视野,促进了世界各国对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企盼和追求。

      因特网创造了在一个国家乃至世界范围内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沟通、交流、协作的平台,激发了人类探索与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科学智慧与科学方向。

      今日之世界,美国占尽科学、经济、军事优势,一心充当国际宪兵称霸全球。美国单方面强力控制的因特网成为双刃剑。 “一网天下”不再是口号与说教,早已成为美国“一网独霸天下”的网络霸权工具和武器,成为美国意在为所欲为实施网络空间战争的“第五疆域”。

      2016年,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时,曾扬言针对某些国家和地区、某些组织关闭因特网。美国布朗大学的法律和政策学术主任蒂莫西•埃德加(Timothy Edgar)认为,如果总统宣布进入‘战争、战争威胁或者公共危险’状态,美国1934年的《通信法》第606条提供了总统获得通信设施控制权的紧急权力。2010年,一份参议院报告总结称,“第606条授予总统接管美国有线通信的权力,以及关闭一个网络的权力。”总统特朗普只需大笔一挥,就能调用这些权力。美国总统形影不离的“黑箱子”,早已不再是单纯控制核武器的神秘按钮,还有直接控制因特网母根服务器和13个主根服务器的指令开关。

      美国已经在事实上完成和完善了法律上、技术上关闭(或局部关闭)因特网的全部准备,开发了可以在因特网被关闭时维持美国军方控制网络的全新技术。关闭就是断网停服,就是网络制裁,就是网络战争乃至实体战争的爆发。依赖因特网的每个网民、用户,尤其是全功能接入因特网的中国,并没有做好应对美国关闭因特网的法律和技术准备,包括起码的精神思想准备。

      网信领域某些专业人士宣扬美国不可能关闭因特网,如果不是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东郭先生,就可能是被美国收买、教化的卧底、买办或代理人。这些人一旦抱团结帮作祟,势必严重扰乱我国网络空间主权和安全治理的正常秩序,势必给我们的国家、民族和人民带来严重灾难。

      我国《国家安全法》、《网络安全法》的立法、执法、司法和宣传贯彻部门应该高度警惕,我国网民、用户必须高度警惕,举国上下同心同德采取果断措施,坚决清除和抵制一切颠覆、毁谤我国网络空间主权和渗透、侵害我国网络空间安全的舆论及行动,绝不纵容、宽恕。

      二 为什么匆忙布局“下一代互联网

      2013年4月,鲁炜出任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2014年5月,又出任中共中央网信办主任,直至2016年6月被免职。2017年11月,中央决定对鲁炜进行组织审查。2018年2月13日,鲁炜被立案审查。鲁炜“理想信念缺失,毫无党性原则,对党中央极端不忠诚,‘四个意识’个个皆无,‘六大纪律’项项违反,是典型的‘两面人’”的真实面目昭告天下。

      鲁炜主政国家网信办、中央网信办期间,至少有三件事相互交织、前后呼应,严重背离了党性原则,严重污染了网信办的政治生态,严重危害了党的网信事业健康发展,影响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教训极其深刻。

      第一件事,是鲁炜对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12月20日的批示置若罔闻,长期不贯彻执行。习近平总书记针对中国工程院沈昌祥、倪光南、徐匡迪等20多位院士,关于我国网信领域要支持自主可控、政府不能采购受制于人的Windows 8操作系统等意见,明确批示:“计算机操作系统等信息化核心技术和信息基础设施的重要性显而易见,我们在一些关键技术和设备上受制于人的问题必须及早解决”;“抓紧谋划核心技术设备发展战略并明确时间表”;“在政策、资源等各方面予以大力扶持,集中优势力量协同攻关实现突破”;“为确保信息安全和国家安全提供有力保障”。鲁炜敷衍封锁,阳奉阴违,无所作为。

      第二件事,是鲁炜任内不遗余力地推动基于微软操作系统技术的中国政府专用版Windows 10。美国媒体盛赞这是专为中国政府量身订制的“红旗版操作系统”。我曾在察网公开发表文章,强调微软所有软件都必须按照美国政府的要求为美国国防部、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和国家安全局等提供源代码,留出“后门”,美国政府和军事、情报部门可以借此任意监控用户,任意设置侵害用户利益的木马和病毒。我提出,事关我国的国家主权和信息安全不受制于人,商业合作利益再大也没有国家利益大,我国政府定制部署Windows 10后果十分严重。文章发表两三天,就被删帖。尽管我后来被正式告知,“领导看了文章认为没有问题”,这篇讲真相、据理力争的文章迄今没有恢复发表。

      第三件事,是鲁炜任内参与起草、讨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时,将“超前布局下一代互联网,全面向互联网协议第6版(IPv6)演进升级”,同“布局未来网络架构、技术体系和安全保障体系”割裂开来、分离出来、并列起来分成两句(两层意思),故意混淆“下一代互联网”和“未来网络”的概念。这段富有“创造性”的文字组合,令欧洲网信专业人士错愕,令ISO/IEC未来网络专家迷惑,令美国应对中国的网信战略和策略舆论大哗。

      美国网信业界众所周知,2001年,因特网工程任务组(IETF)元老大卫·克拉克(David Clark)等多位专家公开指出,渐进改良的IPv6无法解决因特网结构性的缺陷,没有出路,必须用“空杯设计”(Clean Slate Design,也译作“从零开始的设计”、“洁净的白板设计”)的方法重新设计一个全新的网络。2005年,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宣布,IPv6不能满足未来发展的需要,必须用空杯设计的思路打造全新框架的新一代未来网络体系。鉴于军方各系统一再验证IPv6存在难以解决的严重不安全因素,导致IPv4到IPv6的过渡失败,2014年12月1日,美国国防部总监察长签发了“国防部需要重新规划IPv6转型”的报告,要求停止军方的IPv6过渡计划。

      欧洲网信业界众所周知,2008年,欧盟启动未来互联网络研究与实验(FIRE)计划,350位科学家联名发表“布莱德宣言”,主张打造一个欧洲主导的全新框架的第三代互联网络体系。2014年2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同法国总统奥朗德讨论了“建立一个欧洲通信网络”,“以避免电子邮件和其他数据资料自动经由美国传送出去”,引起欧洲各国的进一步共识和共鸣。

      国际网信业界众所周知,经过各国家成员体两轮正式投票通过(美国投了赞成票),并征得ITU-T无异议的郑重复函,ISO/IEC于2014年正式发布《信息技术-未来网络-问题陈述与要求》报告(TR 29181),明确宣布“未来网络(FN)是用推倒重来以及增量设计方法完全重新设计的网络。它应该超越当前的网络包括因特网的局限性提供未来的能力和服务。”中国专家主编了其中的的“命名与寻址”、“安全”和“未来网络服务质量的保障”三个部分,拥有核心知识产权。

      一边是美国、欧洲和国际组织停滞、延缓发展IPv6、启动全新未来网络的研究和国际标准制定,一边是中国的鲁炜们视若无睹、大张旗鼓地超前布局IPv6,两方面的决策和行动大相径庭。时任中共中央网信办、国家网信办主任的鲁炜怎会不知道、不清楚美欧发达国家和ISO/IEC等国际组织的网络科学探索与发展态势,却偏要将我国网信建设与发展,引向美国已经反复验证很不安全并开始切割的IPv6过渡计划?美国某些机构鼓动、引导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大上快上IPv6,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为了转嫁IPv6成本危机,是为了更加容易地控制他国网络空间。

      有个很值得注意的动向。就在鲁炜被宣布审查前的2017年7月14日,被鲁炜等中国网络大咖推崇为“国际互联网(Internet)标准组织”的美国因特网工程任务组(IETF),发布RFC 8200“IPv6技术规范”,废弃了1998年12月的RFC 2460“IPv6技术规范(草案)”,并在终版标准摘要(Abstract)中删除了“下一代互联网协议IPng”(过去为修订IPv6提出的概念性名称)。然而,11月21日刚刚宣布鲁炜被组织审查,27日就匆匆忙忙公布了《推进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规模部署行动计划》,一再强调“加快推进下一代互联网IPv6规模部署”。酿成了国际笑话,也令国内各界普遍一头雾水。

      如此全国性的重大规划部署,公布前并没有在国内网信界、科技界、产业界、法律界等广泛征求意见,在国内外诸多必要充分条件都不具备的情况下盲目部署、过分要求,明显冒进。如部署断言IPv6“是全球公认的下一代互联网商业应用解决方案”,不是事实。部署要求到2018年末,“IPv6活跃用户数达到2亿”,仅仅五个多月后的2018年5月2日,工信部就将这项“促进”指标锐减到5000万,在业内人士看来,还是不可能实现。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18年8月20日最新公布的“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说明2018年上半年我国IPv6地址数量仅增长0.53%,对IPv6用户增长和地址实际应用情况矢口不提。

      直到现在,因特网服务于中国的8个.cn顶级域名服务器,只有两个支持IPv6;7个.cn顶级域名镜像服务器只有1个支持IPv6。这就“敢于”本末倒置地全国大规模部署IPv6?须知,印度7个.in顶级域名服务器全都支持IPv6,IPv6用户数占比也未达到50%,普及率也只有25.4%。诺大的中国,IPv6怎能说上就上呢?当年全国到处砸锅卖铁大炼钢铁的教训,还要在今日中国的网络空间重演吗?

      显然,步美国废弃的“下一代互联网IPv6”的后尘,绝不可能是“及早解决受制于人问题”的正确措施,也不可能是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适当战略与策略。

      究竟是谁向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主要领导隐瞒、封锁了美国IPv6的动态和真相?隐瞒、封锁了世界未来网络主流研究的趋势和真相?是鲁炜的余毒未除、阴魂不散,还是有人因鲁炜被审查迫不及待地要掩人耳目、浑水摸鱼、蒙混过关?

      三 “中国的雪人计划”是个骗局

      鲁炜任内,还发生了一件在中美之间、在国际上影响十分恶劣的事。

      2011年3月至2013年4月,鲁炜曾任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副市长。鲁炜的“重要政绩”之一,是北京天地互连公司承建了“下一代互联网IPv6工程中心”。

      2015年,美国因特网工程任务组(IETF)宣布了“雪人(Yeti)DNS测试平台计划”,这是一个实验性非实用的根域名服务器测试平台,它只是提供一个可以安全进行技术和运行试验的环境,对根域名服务器实用的基础结构没有影响和风险。因特网“域名之父”、“雪人计划”美方联络员保罗•维克西(Paul Vixie)博士,在2015年5月9日公开说明“这不是替代根域名”。

      然而,北京天地互连公司却移花接木、弄虚作假,在2015年6月公开声称,“中国团队领衔国际互联网下一代根服务器体系建设”,“雪人计划打破根服务器困局,全球互联网有望实现多边共治”。此举立即引起了雪人计划重要的制订与参与者、法国斯蒂芬妮•波兹梅尔(Stephane Bortzmeyer)和保罗•维克西(Paul Vixie)等专家和专业人士的抗议,谴责天地互连“夸大其词”、“严重失实”。天地互连被迫删去了其网站上的英文稿,却保留中文说法继续不断地欺骗国人、欺骗世人迄今。

      更有甚者,不负责任地渲染“雪人计划”已经在全球完成25台IPv6根服务器架设、中国部署了其中的4台,忘乎所以地扬言,“中国雄起!‘雪人计划’将重塑全球互联网秩序,中国4:3反超美国”云云。一时间,“重塑……(Reshaping)”成了“中国威胁论”的关键词之一,成了“厉害了,中国”在我国网络信息领域的热闹翻版。妄自尊大的不实宣传授人以柄。

      创办于1857年的美国最受尊敬的刊物之一《大西洋月刊》发表文章,表达了深深的不安,认为“中国以控制驱动的模式无视国际化开放、互联互通以及协作”,“二十一世纪将看到一场战役——支撑着因特网的崛起, 从而主宰全球网络的安全管理,是中国模式,还是更具包容性的、透明的、协作性的原则。”显然,美国及国际社会对“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模式发出了诘问。不久前,一位欧洲著名公司的朋友问我,摆脱了美国IPv4和IPv6的桎梏,会不会又掉入“中国式IPv6”是非不分的陷阱?

      试问,如果不是窃据党和国家网信领域关键重要领导岗位的鲁炜们的支持、认可,不是鲁炜们欺上瞒下的政治、经济欺骗和“政绩”需要,如此弥天大谎、国际“玩笑”,怎么可能年复一年地在中国堂而皇之地招摇过市、以讹传讹、瞒天过海、骗取名利、延宕不止!真是丢尽了中国人的脸面!有网络信息业界的院士,身兼13家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法定代表人,怎么可能还有时间、有精力、有心思探讨学术理论、钻研科学技术?到底算是企业家,科学家,还是“杂耍家”?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构成诈骗罪。国家监察部门、司法部门、审计部门,是不是应该认真查处相关人员和部门,给全国人民,给国际社会一个实事求是的交代。为我们的国家,为中华民族挽回不利的影响。这才是坦坦荡荡的大国风范,这才是落在实处的新时代依法治国,这才是负责任地推动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四 危机四伏的IPv6不适合新时代中国

      尊重各国的网络空间主权,是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前提。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发展是主权国家的立国之本、强国之道,发展才是硬道理。发展需要和平、和谐、安全的国家生态环境,网络空间安全是奠定主权国家和平生态环境的基础与保障,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

      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不能不从战略上精心部署、策略上谨慎布局。IPv6是不是安全可靠的网络技术?规模部署IPv6是不是能够明显、有效地尽早解决网络信息核心技术和设备不受制于人的问题?是不是有明确、清晰的核心技术设备发展战略为导向和指引?是不是有利于保障、落实和实现明确、清晰的核心技术设备发展战略?

      历经半个多世纪,美国军方和政府完成和完善了“自上而下”的一体化域名管理和IP地址授权严密体系。由于先天设计不足,全球化快速发展导致的技术漏洞不断显现,安全弊端防不胜防,计算机系统在长期运行中自我生成的智慧功能更是带来了网络安全深层次的复杂化和隐蔽化。

      不容置疑,一体化域名管理和IP地址授权严密体系,对美国绝对控制因特网的主导权、话语权、决断权等,非常可靠、安全、有利。但对于租用域名地址、在域名地址的分配和使用上不得不完全受制于美国的各主权国家及其网民、用户来说,只有被迫将网络安全寄托于美国的“诚信道义”、“契约精神”,束手就擒。美国侵略伊拉克、颠覆利比亚、制裁伊朗,关闭因特网、实施网络战无所顾忌,不受任何约束,全无诚信道义。特朗普毫不掩饰,“美国利益至上”是美国政府纵横世界、逞强全球的根本原则和立场。何来各国“互联网”(Internet)的基本安全保障?

      DNS服务器上的系统软件BIND,已经成为事实上“隐式垄断”的规范标准。因特网13个根服务器的931个节点分布全球,通过任播方式形成美国独家操控的全球扩展,制约和监控各个国家的顶级域名服务器。其中,因特网仅有J根、L根在北京的各2个节点授权配置全网IPv6,F根在北京、J根在杭州的各1个节点仅授权配置本地网络IPv6,I根在北京的1个节点仅授权配置全网IPv4。请注意,根域名和通用顶级域名具有不可替代性。经测试,美国已经在所有因特网DNS服务器上,固化了首先指向美国国防部网络信息中心的必须路由。无论什么用户,无论你愿意不愿意,所有数据信息交换都必须无条件地服从“美国利益至上”的安全原则和安全措施。

      有人妄称,根域名服务器不过相当于电话局的114查号台,没有查号台照样能打通电话,即便关闭根服务器,“中国互联网(Internet)”也不可能断网停服。真的是这样吗?如果不是对因特网现状的愚昧无知,那就是故意睁着眼说瞎话。为美国的网络垄断与霸权辩白,这些人也真是用心良苦。

      还必须特别提请注意的是,为了保持全球统一操控的一张网,因特网必须部署全球唯一的公共域名空间。DNS域名空间是由全球唯一域名根派生的层次化域名空间所组成,这是DNS设计中固有的技术约束。一个根必须由一组协同的根服务器支持,并由唯一授权机构管理。公共DNS服务器中存在多个根目录,技术上是不可行的。部署多个公共 DNS 根将极有可能引发网络混乱,即不同运营商(ISP)的用户点击相同的域名链接,却得到不同的链接目的地址。根域名系统指挥因特网是不可回避的现实。中国目前不具备运营全球根域名系统的管控条件,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

      负责定义整个互联网(Internet)架构和长期发展规划、负责审查因特网工程任务组(IETF)的章程等工作的美国因特网架构委员会(IAB),是IETF的最高技术决策机构。天地互连编织的所谓“中国雪人计划”,没有经过美国因特网架构委员会(IAB)的审查批准,以为因特网工程任务组(IETF)就能节外生枝引出“中国的IPv6根服务器”,只能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自欺欺人的鬼话。

      IPv6是为了解决IPv4地址不足提出的过渡协议。某些人津津乐道于“IPv6可以为地球上的每一粒沙子分配一个地址”。IPv6理论上的地址是2的128方,扣除2的32次方用于IPv4的地址,IPv6的有效地址规模大约是2的96次方,而其中的用户有效使用率不超过千分之三。IPv6地址与IPv4地址一样,都是美国机构分配、管理、解析、操控,都要向美国机构租用(交付年费)。一句话,完全受制于人、受制于美国。

      中国自主研发、自主可控的十进制网络IPV9的地址,起步即可以实现2的256次方有效地址规模,其中的用户有效使用率超过70%,远远超过受制于人的IPv6。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什么不推动、采用IPV9的域名、地址,不举国支持完善IPV9的根域名服务器解析系统,不举国支持完善IPV9主权网络的应用工程组网建设,非要抱着美国政府搁置的IPv6大唱赞歌,自甘受制、自甘受辱、自甘长期寄人篱下?既然如此,请问,到底什么才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创业创新?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实现新时代的网络强国?到底在什么基础上精心谋划、悉心操作、奋斗进取,才能促进我国主权网络和未来网络科研、建设、服务与发展的腾飞?难道还不了然吗?

      国家应该明确,在一定时期内,“在政策、资源等各方面予以大力扶持,集中优势力量协同攻关实现突破”,利用IPV9可以兼容IPv4、IPv6,而IPv4、IPv6不能反兼容IPV9的特性,允许三种协议的网络并行存在,鼓励逐步向自主可控的IPV9迁移,支持尽快完善IPV9的自主可控组网应用体系。这应该是我国网络空间坚定不移的战略方向和策略目标。

      我国网络空间的规划部署,不是做给美国看的,更不能是脱离实际、不可能落实的纸上谈兵。网络空间战略和策略的规划部署,一定要切实可行地为我国新时代科技强国、网络强国、强化战略科技力量提供有力支撑和正确指引。草率、匆忙地规模部署“下一代互联网IPv6”,不仅是对国际社会主权网络和未来网络主流趋势的悖逆,对全新科学探索网络空间的悖逆,对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悖逆,更使得我国党政军民学各条战线、各个方面、各部门单位,难以担当党和人民赋予的新时代使命任务。亟待调整、纠正,刻不容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IPv6.la(IPv6技术网)

      GMT+8, 2019-11-12 13:18 , Processed in 0.443452 second(s), 23 queries .

      IPv6.la ©版权所有

      © 2019 IPv6.la(IPv6技术网)

      返回顶部